育才小學 雙語教學

  某日同一位來自北方嘅朋友傾偈,講到細路語言嘅話題,佢對廣州十分羨慕,話廣州細路從細就享受“雙語教學”咁話。呢樣野對廣東人來講一啲都唔新奇,呢度嘅靚仔靚妹,無論佢父母講乜話,僟乎都同時識講普通話同白話。

  我屋企嘅小朋友亦係白話同普通話“撈埋一碟”講。最近教佢揹唐詩,亦同時教佢用白話朗讀。之前有學者研究話,多數唐詩用白話來讀,其實好適合,皆因唐朝那陣嘅語言聲韻同白話係吻合嘅。比如“黃河入海流”同“更上一層樓”,普通話讀,並唔押韻,但白話唔單只押韻,且朗朗上口。而且,生活中有啲情景,用白話或者普通話來多一重解讀,會更加生動,對細路思維能力嘅發育係有幫助嘅。

  前段時間睇新聞話,廣州一間學校唔俾啲學生響校內講白話,擔心影響普通話推廣咁話。學校嘅顧慮,跟我一個深圳嘅朋友一個樣。我個朋友兩公婆都講廣東話長大,但係屋企嘅小荳丁,從細就只係教普通話,育才小學,朋友擔心佢入園之後唔識普通話,冇辦法同老師同學仔交流。

  其實,呢樣顧慮大可不必。佢地都低估咗小朋友嘅語言學習能力,唔知道佢地學講話嘅速度,比大人叻僟多倍!

  所以,我同北方呢位朋友話,廣州嘅靚仔靚妹,之可以方言國語都識講,亦得益於呢個城市嘅海量包容。無論細路定父母,佢地嘅圈子已經唔會用方言來區分,白話煲冬瓜,一樣咁好味!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