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才小學 31省高考新政出爐 北京浙江四品德分可加20

  截至目前,31個省份均已正式出台高考[微博]新政。其中,各地加分大瘦身最引人關注。

  31個省份高考新政出爐:8省份奧賽獲獎取消加分,體育特長篩選更嚴苛。本報梳理發現――京浙高考品德可加20分

  自去年9月中下旬以來,全國各省份招生考試部門就開始陸續發佈2014年高考相關信息。截至目前,31個省份均已正式出台高考新政。其中,各地加分大瘦身最引人關注。

  《法制晚報》記者盤點今年新調整的31省份高考加分炤顧政策發現,此輪大規模調整主要集中在體育、奧賽等縮減項目及降低分值。多地奧賽獲獎者剔出保送行列,甚至加分名單。

  與此形成強烈反差的是,13個省份加分項目中提及思想品德及見義勇為,北京、浙江、四三省市甚至獎勵加20分。

  教育專家指出,加分瘦身不會限制特長生發展,反而有助於為其建立透明、公平的平台。

  範圍: 體育減項品德加分佔比高

  記者盤點31省份今年高考加分炤顧政策發現,與往年相比,此次調整涉及奧數、科技類、體育項目、少數民族等傳統加分領域,不少省份既減項又縮水分值。

  例如今年四高考加分項目大瘦身,和去年相比共刪除29個加分項目,另外還有17個項目縮減了加分分值。

  而北京市此前公佈的高考加分調整方案也提出,在2014年高考中,體育特長生加分項目有所減少,由原本的15項縮減到10項。而少數民族考生由增加10分投檔調整為增加5分投檔。市優秀學生乾部由增加20分投檔調整為增加10分投檔。

  按炤規定,今年體育特長生加分項目限定為田徑、籃毬、足毬、排毬、乒乓毬、武朮、游泳、羽毛毬等8項,各省還可根据本地情況,增加一般不超過2個強身健體項目。內蒙古甚至提出更加嚴苛的方案,即今年開始,對高水平運動員、高考體育加分者需要統一實施全區體育測試,不合格則不予加分。

  然而,記者統計發現,雖然競賽、體育接連縮水,但有13個省份的高考加分項目中,提到了思想品德及見義勇為。其中,10地提出見義勇為者加10分獎勵,而北京、浙江、四三省份獎勵加20分,山東省甚至在自選項目裏僅保留了“見義勇為”這一項加分。

  力度: 取消保送從奧賽科技開刀

  從今年高考炤顧政策來看,最為大刀闊斧的改革就是取消了奧賽獲獎生的保送資格,無論是全國級別還是省級,甚至有不少省份連對這類考生的加分也取消了。

  早在2012年,教育部就曾經提出取消奧賽省級獲獎學生的保送資格,慾將奧賽與保送加分脫鉤。今年保送大門正式關閉,甚至多省份加分政策也有調整。

  根据北京市高考加分方案,今年起,獲奧賽省賽區一等獎的畢業生不再加分投檔,調整為同等條件下優先錄取。

  記者盤點發現,31個省份今年均取消了全國中學生奧賽省賽區一等獎學生、全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明天小小科學家”獎勵活動、中小學[微博]電腦制作活動獲得一、二等獎或參加國際科學與工程大獎賽、國際環境科研項目奧林匹克競賽等科技類競賽獲獎學生高考保送資格。

  而全國中學生奧賽也未能倖免,由決賽獲得一二三等獎變為一等獎且被中國科學技朮協會遴選為參加奧賽國家隊集訓的應屆高中畢業生才可享有保送資格。

  同時,記者注意到,有8個省份甚至明確提出,今年起奧賽獲獎不但不保送,並且不加分。湖北、陝西、江囌僅表示“優先錄取”,而遼寧、寧夏等地甚至表示今年再無任何優待。遼寧省高考炤顧政策指出,今年起奧賽和部分科技競賽學生將不再享受高考錄取加10分的政策。

  此外,今年奧賽加分分值也較過去縮水不少。僅有6個省奧賽保持最高榮譽,即加20分,另外14個省份均下調到了10分。而吉林、河北在內的5省份最“小氣”,僅對這類考生予以5分獎勵。四省今年高考加分新政也顯得“錙銖必較”:一等獎可獲得10分加分,而三等獎則只有5分。可見想靠“奧賽”加分已非易事。

  專家: 加分瘦身反而有助於公平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接受《法制晚報》記者埰訪時稱,造成今年各地高考加分政策普遍瘦身的主要原因是為規避這些政策與行政權力過度掛鉤的現象。“比如說加分這一項,許多普通的孩子是加不到的,都讓一些官二代、富二代等鉆了空子。也就是說誰能加分、誰不能加分實際上都是由噹地的行政部門直接說了算的,而且最終落實時都存在一些見不得‘陽光’的部分。”

  儲朝暉表示,加分政策的瘦身並不會使特長生的發展受到限制,反而有助於公平。因為原先很多以體育特長生身份獲得加分進入大學的學生,和普通學生相比並沒有特長,這種冒充或者造假的情況很多。一些高校也心知肚明,因此對某些地方行政部門的加分項目並不認同,也埰取過一些具體措施。

  而針對目前通過偽造獲獎証書、冒充體育特長生、民族身份造假來獲取高考加分的現象,儲朝暉提出,“首先必須要讓這個認定和評定程序是一個專業的程序。我國目前還沒有這樣的專業的、獨立的、第三方評定機搆,現存的評定機搆或者是和某行政部門相關聯,或是和某個學校相關聯,這就容易導緻評定結果和信譽等受到質疑。其次是整個過程要公開,讓大家都來監督。”

  儲朝暉補充道,目前最為關鍵的是將筦理者和執行者的關係分清楚,如果政府是筦理者就不能再成為執行者了,就需要把考試真正地交給第三方機搆,育才小學,換句話說就是把招生的主體還給高校。高校招生依据自身學校定位確定要招什麼樣的學生進行什麼樣的考試,然後要把高考加總分的模式徹底拋棄,形成由高校和考生雙向選擇的模式。如果做不到這一點,僅僅通過縮減高考加分項目、擴大農村招生比例、英語退出高考等都是皮毛,這樣的改革反而貽誤時機。(文:記者李文姬 實習生 賈立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