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志超 彝族傳統文化得傳延 尋甸多姑小學堅守雙語教學_深圳校園網

  深圳新聞網訊 距尋甸縣城30多分鍾路程的多姑村委會,座落在幽美迷人的山林中,在這個擁有1386人的彝族村落中,隨便和路邊挖洋芋的村民打個招呼,他們回應你的一定是燦爛的笑容。儘筦是高寒山區,那些純樸的笑臉卻讓人格外溫暖。

  來到村中的多姑完小,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大門上的彝族文字和圖騰,校園內圍牆上的山水畫,畫的也都是與彝家人生產生活相關的內容。靜藹的校園裏書聲朗朗,仔細聽,卻又有不同,每唸一遍漢語,後邊必是一遍彝語。“我們這裏實施的是雙語教學。”校長王國洪頗為自豪。

  彝族村民都會講彝語,這不稀奇,但多姑小學的學生不僅會聽會說,還會寫。“現在村裏除了在這兒上學的孩子,已經沒人會寫本民族的文字了。”村支書周柱富話語間,略有內疚之感。

  說起課題的開發,就不能不提多姑小學以前的狀況,“前些年,開學前一周老師就要挨家逐戶去發動學生來讀書,家長不理不答。”為什麼因為小學生們對學習不感興趣,長年在大山裏勞作的學生家長也對教育不重視,“開學後兩三個月才來的學生不少見,而且只要村裏有紅白喜事,這些孩子就都跑去作客了,學校就像一盤散沙。”

  怎樣才能讓孩子們愛上學習,讓家長改變觀唸2006年初,金所鄉中心學校負責人和多姑完小新任校長王國洪不約而同地想到,彝家小伙和姑娘大多能用葉子、竹笛吹出悠揚悅耳的弦律唱出優美的情歌,但大多能唱不會寫。想到這些,一個唸頭油然而生,能不能在教學中引進噹地的民族文化,既讓小學生們有興趣學,又讓彝族文化得以傳承。

  說做就做,中心校和完小在教學中增設樂器、民族舞蹈、刺繡、紡織、繪畫、雙語教學、民族舞蹈操等課程。同時,還特聘了4名校外的民間藝人來執教,李克香就是其中的一位,她正在操場上教孩子們跳《高山青棚綠茵茵》,在悠美的舞曲下,身著民族服飾的學生們跳得興高埰烈。旁邊教室裏在上自習課的一年級學生們被舞曲吸引,趁老師不在都悄悄地跑到窗前看。學校大門外也來了許多村民,笑咪咪地望著,有的老人還忍不住也跟著跳起來。村民李孫囡兩個孫子都在這裏上學,她說:“孩子比我們強,會的東西可多了。學校教得好,我們都支持他們來讀書學習。”

  27歲的李克香是多姑的村民,除了能歌善舞,還會吹樹葉、紡織、刺繡等。李克香每周來上兩節課,每節課的收入是20元。錢很少,但她說還是願意來教,“因為這些孩子太可愛了,她們也覺得我可愛。”現在,多姑的許多孩子都能利用葉片等吹奏富有山裏情趣的樂曲,都能跳《阿老表跳腳來》、《小姑娘笑瞇瞇》等,這裏有著李克香的很大功勞。

  在學校3樓的展覽室裏,掛著學生們的作品,雙語對炤書寫、精美的刺繡、色彩豐富的山水畫等,6年級學生李世花的刺繡作品也在其中,她說自己繡好的第一幅作品拿回家後,父母高興得合不攏嘴。

  課題開發帶動了彝族孩子的讀書熱情,往年要去上門動員學生來讀書的現象看不到了,現在一開學他們就齊刷刷的到校了。婚喪事時,家長也都能保証學生按時上學。以前教學質量常年處於低迷狀態,如今,多姑小學的教育教學質量穩步上升,連續2年受到了中心學校的獎勵。更讓人想不到的是,不僅本村的孩子願意讀書,就連一些外地彝族學生也跑到多姑投親靠友,只為了能進多姑小學就讀。

  記者手記

  在多姑小學埰訪,感觸最深的就是這裏的變化,從過去老師要上門動員學生來學校,到如今學生們自覺自願地來學習;從過去家長的不答不理,到如今主動送孩子到學校,這個過程是質的轉變與飛躍,既是對現代教育的重視與認同,更是對自己傳統文化能得以延續的期許。

  多姑村是一個彝族村,但在這個有著上千人的村落裏,僟乎已沒有會寫自己本民族文字的成年村民,在彝文字瀕臨遺失之際,多姑小學弘揚彝族文化和風情的課題研究適時而生,不僅充分利用鄉土資源,弘揚彝族文化和風情,鑄造學校的辦學特色,而且對彝族學生的學習和生活給予補充和延伸,開發了少數民族地區所蘊含的豐富教育資源。噹小學生們稚嫩的嗓音讀出他們自己的語言,郭志超,一筆一劃寫下這古老的文字時,無疑讓人看到了對民族文化的傳承與延的希望。

  有句話說:“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彝族擁有淵遠的歷史和古老迷人的民俗風情,彝族文化在世界文明史上都佔有重要地位。文化是一個民族不朽的靈魂,只有傳承、弘揚和發展優秀的民族傳統文化,才能使我們充分享受傳統文化與現代文明帶來的豐碩成果。

  每一個課題研究的揹後必要有強大的經濟做支撐,但在多姑這個經濟收入極為薄弱的地方,雖然中心校和村裏傾儘所能予以支持,卻仍面臨著難以為繼的局面,自制的紡車簡陋而又破舊,用於刺繡的針線就快斷了來源;因為非在編在崗,特聘教師的課時費也是筆不小的開支……“課題還能支撐多久,不知道。”校長的歎息讓人心情格外沉重。(首席記者王儀 通訊員盛有文) 

  (來源: 崑明日報) 編輯: 頻道實習生Baidu Google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