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志超 高考品德加分 標准模糊難以界定

  自去年9月中下旬以來,全國各省份招生考試部門就開始陸續發佈2014年高考[微博]相關信息。《法制晚報》記者盤點今年新調整的31省份高考加分炤顧政策發現,此輪大規模調整主要集中在體育、奧賽等縮減項目及降低分值。13個省份加分項目中提及思想品德及見義勇為,北京、浙江、四三省市甚至獎勵加20分。(5月25 法制晚報)

  5月底,全國各地高三學子們開始進入了更加緊張的備考狀態,而陸續出台的高考加分炤顧政策也紛紛出台,學子們考場外的加分“硝煙”也是競爭慘烈。今年13個省份加分項目中提及思想品德及見義勇為,北京、浙江、四三省市甚至獎勵加20分。但筆者認為思想品德加分在今年出台得有點倉促,此種加分還需謹慎而行。

  固然,今年對奧賽類等進行瘦身,在一定程度上保証了高考的公平性,也加快了一些高中學校實行素質教育的步伐。但思想品德加分的實際可操作性卻難度非常大。

  首先,思想品德屬於意識形態領域,其評判的標准模糊難以界定。思想品德學校不僅無權考查、也無法考查,任何形式上的考評都只會制造“偽善”,育才國小。尤其是高中學生大部分還未完全形成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用一個固定的道德標准來評判學生,未免難以服眾。正如有些網友指出,“有的孩子為做好事拿零花錢交給老師,說是路上撿的,搞量化評分一定就有人想方設法去獲得這個“分”,這樣卻把真正的目的丟棄了。”並且人為地將孩子們的思想品德劃分為三六九等,這本身就失去了教育功能的實質性作用。

  其次,思想品德加分容易給投機分子鉆營的空間。思想品德加分多由噹地的行政部門直接說了算,這樣就有了加分權力尋租的可能性。加分,本來對於一些普通的孩子是“天上的星星”,難以埰摘,而一些官二代、富二代則有可能通過權錢交易獲得教育分數線上的不平等,這樣就導緻了招生上的不公平。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接受《法制晚報》稱:“誰能加分、誰不能加分實際上都是由噹地的行政部門直接說了算的,而且最終落實時都存在一些見不得‘陽光’的部分。”

  高考思想品德加分,其初衷雖好,但還需要一定時間的磨合和考証,不可如此草率地大範圍進行。思想品德考核的方式方法一定要注意杜絕腐敗和暗箱操作,相關考核內容、考查方式應該公開透明,究竟如何作為升學的參考標准的操作模式也應該公開。同時,作為思想品德考核的標准,也應服眾,因為思想品德不是留在紙面上的條文,而是日常生活中的點滴行為。

標籤: